首页 | 时事 | 综合 | 娱乐 | 国际 | 旅游 | 体育 | 教育 | 社会 | 科技 | 健康养生 | 军事 | 文化 | 汽车 | 财经 |
首相拒绝银行变卦,郭广昌很失望,复星4.5亿英镑驰援失败
发稿时间:2019-11-01 12:32:31 温家门户网站

经过周末两天的疯狂谈判,2019年9月23日,成立178年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旅游公司托马斯·库克最终正式宣布破产,持续了六个月的救援行动失败。

消息发布后,托马斯·库克股东复星旅游文化的股价下跌逾5%。复星国际控股子公司复星旅游文化最初计划斥资4.5亿英镑领导托马斯·库克的重组,并获得其75%的股份。复星在重组失败后立即表示失望。

托马斯·库克被公认为世界上第一家旅行社,成立于1841年,当时中国仍处于清朝道光时期。它的创始人托马斯·库克被誉为“旅游之父”。托马斯·库克组织了世界上第一次团队旅游,也组织了世界上第一次全球旅游团队,编辑出版了世界上第一份团队旅游指南,还在欧洲组织了自助旅游。

经过178年的长期发展,托马斯·库克公司年收入近100亿英镑。目前,该公司拥有2万多名员工,在全球16个国家经营酒店、度假村和航线,每年接待1900万人。

这样一家百年老店的破产在英国引起了混乱。60万英国度假者滞留海外,英国政府不得不准备一支舰队带他们回家,这是英国历史上最大的和平时期遣返行动。因为托马斯·库克没有向酒店供应商付款,一些游客反映酒店要求他们支付额外费用。英国监管机构后来表示,他们正在联系接待托马斯·库克顾客的酒店,告知他们英国政府将通过保险计划向他们支付费用。

托马斯·库克的崩溃也给英国的主要旅游目的地国家带来了巨大影响。英国媒体报道称,西班牙、土耳其和其他国家在英国开设的数百家旅行社已经直接关闭。

事实上,这并不是托马斯·库克第一次陷入困境。2011年,托马斯·库克濒临破产,但由于经济复苏,托马斯·库克似乎正慢慢走出危机。然而,在新兴网络旅游的激烈竞争和英国英国退出欧盟的冲击下,托马斯·库克一直走在高负债的边缘。2018年,托马斯·库克的债务问题开始急剧恶化。一方面,航空燃料价格的上涨增加了成本压力。2018年夏季欧洲历史性的高温天气对旅游业造成了沉重打击。托马斯·库克的石油终于用完了。

在2018财年(截至2018年9月),托马斯·库克损失了1.8亿英镑,债务从3.49亿英镑增加到3.89亿英镑。2019年5月16日,托马斯·库克发布的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的半财年,集团运营亏损为14亿英镑,公司净负债为12.47亿英镑。

作为一家百年老店,托马斯·库克在破产过程中想尽一切办法自救,但最终遗憾地错过了这个机会。

为了理解紧迫性,托马斯·库克甚至要求英国政府安排大约1.5亿英镑的救灾资金。尽管托马斯·库克是一个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幸存下来的“老字号”,但英国政府拒绝出面拯救它。英国首相鲍里斯(Boris)表示,如果政府出手相助,“将来当其他公司面临这样的商业困难时,这将构成道德风险”。

事实上,托马斯·库克最有希望的救世主不是英国政府,而是来自中国的财团。复星一直非常看好这家百年老店的品牌价值。它认真考虑过把它装进口袋,并接近达成最终协议。不幸的是,它失败了。

2019年7月12日,复星国际的子公司复星旅游文化(Fosun Tourism Culture)宣布,复星旅游文化已经向银行、债券持有人及相关方等债权人提出重组建议。根据该提议,托马斯·库克的大型银行贷款和债券将被转换为股权。此外,投资者将向托马斯·库克注入7.5亿英镑的新资本,包括股权融资和新贷款。

复星的橄榄枝受到了托马斯·库克的欢迎。托马斯·库克首席执行官彼得·范卡修(Peter fankhauser)对媒体表示,“虽然这个提议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但考虑到目前的情况,它是“切实可行的”。

2019年8月底,托马斯·库克宣布了该计划的细节,注资总额接近9亿英镑。作为重组的领导者,复星旅游文化集团将向托马斯·库克集团注入4.5亿英镑,并获得至少75%的托马斯·库克旅游业务股权和25%的航空业务股权(由于复星是一家非欧洲实体,因此无法获得其航空业务的多数股权)。另外4.5亿英镑由托马斯·库克的贷款银行和债券持有人提供,其余的股份被收购。此外,债权人将注销超过17亿英镑的债务,并将其转换为公司股份。

该协议非常接近最后敲定,预计将于2019年10月初完成。但是托马斯·库克的现金流比预期的要差。在2019年9月的第二周,托马斯·库克告诉法庭,该公司现金告罄,需要尽快完成交易。具体时间是:“迫切需要在9月份内完成任何可能的重组。”

与此同时,贷款银行也在最后一刻提出了新的要求。他们认为,他们需要再筹集2亿英镑作为应急资金,以确保交易期间托马斯·库克的正常运转。

这些变化导致最终协议在最后一刻失败。英国《卫报》称,经过9月21日和22日周末两天的“疯狂谈判”,托马斯·库克未能从贷款人那里获得救援计划。9月23日,托马斯·库克正式宣布破产。

托马斯·库克正式宣布破产后,复星在对海外媒体的声明中表示,复星对托马斯·库克未能完成有效重组感到失望。复星表示,复星的立场在整个过程中保持不变,但不幸的是,其他因素也发生了变化。

在2014年和2015年海外并购高潮中,复星国际在欧洲采取了大规模的“买买买”策略,通过合并欧洲老牌旅游公司,在短时间内建立了复星的旅游业务板块。

2015年3月,复星国际以9.16亿欧元收购了法国老牌旅游公司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成立于1950年,是世界著名的以家庭为中心的全方位休闲旅游服务提供商。

随后,复星将目光投向了更为成熟的英国旅游公司托马斯·库克,投资了其5%的股份,很快就增至11%。2015年10月,复星国际与托马斯·库克进一步在托马斯·库克联合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复星占51%的股份,托马斯·库克集团占49%的股份,并推出了中国品牌“托梅·库克”(Tomai Kuke)。

目前,托马科克与托马斯·库克的关系是由品牌授权的。Tomaikok目前的运营并未直接受到后者破产的影响。托马克向Touzhong.com发表声明,称托马克的财务状况良好,没有受到该事件的影响。所有业务运营都照常进行。

对复星来说,失去赢得托马斯·库克的机会是很遗憾的。事实上,复星对托马斯·库克百年品牌价值一直非常乐观。2018年,当托马斯·库克债务问题开始恶化时,复星旅游文化仍花费近9000万港元购买二级市场0.67%的股份。当时,由于债务问题,托马斯·库克股价暴跌,仅比一年前下跌了90%。复星的旅游文化解释了它为什么通过关注增长潜力和战略价值来增加在托马斯·库克的持股。

复星国际2018年年报显示,复星旅游文化和fidelidade(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分别持有托马斯·库克6.66%和7.23%的权益,合计11.59%。托马斯·库克破产时,复星实际上是其最大股东,尽管其持股比例仍不足以构成控制权。

现在托马斯·库克破产了,除了财务损失,复星最大的遗憾可能是其旅游业失去了跨越式发展的机会。

2016年,复星国际将其旅游业务拆分为复星旅游文化,并于2018年12月在香港股市独立上市。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复星2017年的旅游和文化收入为118亿元,其中99.7%来自2015年收购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除了地中海俱乐部,复星旅游文化的另一个主要业务是独立建造的三亚亚特兰蒂斯旅游目的地项目。2019年上半年的报告显示,复星的旅游文化从头开始,贡献了6.56亿元的收入,占总收入的7.4%。

总体而言,复星目前的旅游文化仍然主要依赖地中海俱乐部。如果托马斯·库克能够被收购,复星的旅游和文化收入将增加十倍,该公司将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旅游运营商之一。托马斯·库克宣布破产后,截至9月23日,复星旅游文化的股价下跌逾5%,收盘下跌4.7%。(文/陶惠东源/投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