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 综合 | 娱乐 | 国际 | 旅游 | 体育 | 教育 | 社会 | 科技 | 健康养生 | 军事 | 文化 | 汽车 | 财经 |
银杏树下的分享者第64回 |摄影师何脑斯的摇滚精神
发稿时间:2019-10-29 12:34:27 温家门户网站

“我今天要分享的是一个关于一个技术人员如何变成岩石摄影师的故事。这里提到的石头不仅是一种音乐形式,也是我理解的一种精神。”贺拉斯的开场白和问题也给了观众一个倾听的理由。

9月7日,在第64届“银杏树下分享”活动自由启动时,贺拉斯与各界朋友分享了他的岩石摄影经验。《文学生活周刊》摄影版前主编兼首席摄影记者霍勒斯(Horace)是当时“照相馆”的首席经理。他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与科学学院,曾经是一名军人,留在了系统中,最终“盲目”地成为了一名摄影师。从舞台摄影开始,他在国内独立音乐的陪伴下成长,并由陈力、毕成、赵磊等独立音乐家陪伴。

自我控制,逆转生活

霍勒斯说:“如果你认为这种分享很有趣,你可以选择一些有趣的东西来学习。如果你认为我是一个失败者,你也可以用它作为反例,以避免将来踩到坑里。”霍勒斯知道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无法重温。他所能做的就是不加修改地与每个人分享他的生活经历。他能判断自己是好是坏。对于一个顶尖大学的毕业生来说,他的选择是叛逆和反复无常的,但这是他对生活的选择,也是他把握自己的机会。

“2007年,我是一名普通大学生,喜欢打篮球和听歌曲。我有许多cd和磁带,都来自周杰伦和梁静茹。那时,几乎所有的主流音乐都来自台湾。有一天,我碰巧听到宿舍外面很响的音乐,这让我很好奇。”沿着声音的方向,霍勒斯跌跌撞撞地走进海淀公园。在2007年的Midi音乐节上,他买了一张票,并用他的卡式相机拍了一些照片。摇滚乐的大门向他敞开了。

从此,霍勒斯开始关注独立音乐,尤其是摇滚音乐。当时,互联网还不发达,北京大学的匿名论坛成为最可靠和唯一的信息来源。在那里,他在凡迪遇到了许多国内乐队,并对台湾独立音乐有了更多的了解,比如女歌手张萱。他毫不怀疑地爱上了张萱的音乐,并在她两次来北京参加特别演出时买了现场门票。“我只是想给张轩照张相,给她照张相。”这种追逐星星的常规原始冲动已经成为霍勒斯涉足岩石摄影的种子。

真正接触摄影的是他大学毕业后。因为他的专业不成功,他自愿参军并加入了大学生大军。在训练期间,他是由他在艺术学院的战友一起参军培养起来的。他了解到“摄影不同于摄影。最初,摄影是如此强大。”训练结束后,他用半年的工资买了第一台相机。从那以后,一切都失去了控制。我去了图书馆和论坛,有空的时候跑出去拍照,有空的时候买相机。这是所有摄影爱好者走过的路,霍勒斯也不例外。

但不同的是,霍勒斯最喜欢的题材不是风景,不是街头文化,不是美女,而是地下摇滚表演。摇滚乐已经深深扎根于他的心中。就像他的单位在石家庄一样,石家庄是中国的一个主要岩石城镇,坚实的群众基础和大量的地下演出给了他很多拍摄和结识朋友的机会。当当地的演出不能解渴时,他会坐火车跑回北京,去现场直播,去音乐节。最后,他的照片被现代天空的工作人员在豆瓣上找到,并被聘为草莓音乐节的官方摄影师。工人是丁太生,那是2010年。

最荒谬和最严重的

2012年,霍勒斯从部队换了工作,再次陷入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夹缝。霍勒斯偶然发现,上海著名摄影师马良正在为自己的创意项目招聘免费助手。这个项目被称为“马良的移动照相馆”。马良将带领一个八人小组乘坐卡车环游中国,为申请者创作照片。这个项目受到了极大的关注。霍勒斯立即发了一封私人信件来申请这份工作。后来他得知自己是从2000多名申请者中挑选出来的,因为他在私人信件中巧妙地说:“我是一名职业军人,我有力量和服从。”“我们从北京出发,一起拍摄东北到沈阳,从沈阳直接到内蒙古,然后到甘肃、新疆,然后到南方的云贵川。”

与马良一起创作的过程让霍勒斯大开眼界。他第一次看到了真正艺术家的行为模式。那些偏执、聪明和浮华的想法,以及那些意想不到和荒谬的感官刺激都是马良的特征。马良对艺术的追求使他在拍摄和材料方面几乎有“棘手”的要求。在霍勒斯看来,马良的自由和荒谬是摇滚精神的体现。在不知不觉的影响下,马良的影子也开始出现在霍勒斯的作品中。马良在摄影方面的专业精神和奉献精神极大地影响了霍勒斯未来的创作。

做一个闪亮的神经病

在霍勒斯的研究中,他被一句话深深打动:“我想在你平庸的生活中成为一个闪亮的神经病。”这句话逐渐融入到他的创作中,也让他在艺术道路上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2014年,贺拉斯正式回到北京,成立摄影品牌“当时的照相馆”。在品牌成长的过程中,团队不断更新和迭代,一直留到现在的核心创作者都分享他叛逆而真实的“摇滚感觉”,比如分享同一天和他一起来到现场的摄影师胡慧玲。

霍勒斯说,前来应聘的玲玲“就像一张白纸,纯洁无瑕”。从一开始到现在,玲玲已经成为一名非常专业的电影肖像和外景肖像摄影师,她的镜头中至少有数千个生动的人物。然而,她仍然保持着小女孩的简单,和她一起拍摄,没有紧张或假装成熟,只有拿出她内心的纯真和自由,她才能拍出直接打动人们心灵的好照片。

霍勒斯的摇滚精神是他坚持的真理、自由和严肃。他对生活的严肃态度表现在每一部充满烟花的作品中。人们总是说人类的精神是对人类心灵最抚慰的。无论我们知道摇滚音乐还是摄影,这种摇滚精神总是值得学习的。

关于自由和z空间:

Freely是一家提供高质量住宅产品和生活服务的技术公司。成立于2011年10月18日。自成立以来的八年中,自由已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广州、成都、天津和武汉等九个城市开展业务,为约45万业主和300万客户提供服务。自由拥有的租赁产品包括自由友好住宅、自由租赁、业主直接租赁、自由豪华住宅、自由住宅、自由驿站、自由z空间等。同时,它为客户提供清洁、移动、维护等服务产品,每年交付超过1200万份订单。

合作胡同40号Z空间是一个2000 ㎡,自由种植在北京二环路的四合院,第一个自由无界的居住空间。生活,乐趣,分享和活力,在像北京这样一个美好的城市里,留在最像城市的空间里,让当代年轻人的一切继续在这里发生。该网站包含各种网站资源,可为2-200人提供活动空间,并可通过免费登录应用程序查看。